花花最近特别想第一个到幼儿园。妈妈想知道原因,就套她的话。昨天晚上,花花一边画画一边说:”妈妈 ,我不想说,我不想你什么都知道”.

另外吃晚饭的时候,爸妈聊起按摩椅,爸说要买个按摩椅给妈,花花说”妈妈不喜欢的,妈妈就喜欢天然的东西”。

04月

22

守株待兔

给花讲了守株待兔的故事,最后问她为什么后来再也没有兔子撞死了。”因为有兔子看到这个兔子撞死了,就告诉别的那里有树桩,别去。” 所以这个农夫再也没有等到兔子了。

这个解释不错。

历时40分钟,花爸哄她睡觉成功了。

三月六日

花儿的老师昨天和我们谈话了。这是幼儿园一年一度的老师家长单独的谈话。

花儿有些地方引起了我们的注意。

老师归纳,注重输赢,在大人面前不敢说话,但是在孩子面前神采奕奕,大大咧咧。在乎输赢可能是本身的性格,老师也说是大多数独生子的特点。在成人面前的问题很复杂。可能有些来自我的严格,过多的关注和评判,我想也有这次回国给她带来的混乱————她并不知道应该在大人面前呈现什么样子才是对的,所以不说话,她对于成人充分的不信任。

德语环境让她感觉不好,不得心应手。她爱好表达自己,并且引起关注,但是德语不流利成为她表现自己的障碍。但是另一方面她学会了倾听,我觉得也很好。她告诉我,她耐心的听Sara讲话,有时候很长,她也听完,但是听完了常常她自己却来不及说。。。

11月

15

花花不睡觉

晚上到了上床时间,花花赖着不睡觉。妈妈给她讲早上早起就能早玩的道理,无奈花花对数字时间没有概念,无效。爸爸就和她说,爸爸先睡,然后早上天不亮就起床,把她的娃娃都玩个遍。然后花花被这个 邪恶的计划吓呆了一会,然后掩面大哭,边哭边去洗漱睡觉了。

10月

1

妈,你看

昨天从游乐场回来,发现我的自行车前轮胎也破了,周末是花的车,没找到原因,爸爸推断是小石子。

于是她陪我一路推车回家,到家停车时,花淡定的指着我前轮上那颗钉子说,“妈,你看!”我哈哈大笑——终于有一颗钉子出现了,卡斯托尔和小福瑞补轮胎的全部细节完美再现了!

卡斯托尔,你在哪里?

--------------

阳台和窗子

于是,今天只能坐车送她去幼儿园,而我当然选择步行回家。我从内街小路回来,几乎没有行人,于是最可看的就是各家的阳台和窗子。

09月

30

有时候觉得写孩子有点亵渎,是我们把自己放在高处了。写孩子时能把自己变回孩子最好了!自己是一个简单无知透明体,而她是一个遥远的陌生人。面对一个遥远的陌生人,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就不会再是“可爱,有创意,太意外”了。

所以有的时候,我很注意观察她的好友对她作出的各种反应,然后试图去学习,因为她的反应才是孩子对孩子的反应。

------

昨天幼儿园组织新旧家长见面会,我们围成圈席地而坐,像孩子们每天早晨在幼儿园一样,唱晨歌,传着球,大家自愿讲讲自己昨天或最近两天发生的事情。我对这个幼儿园很满意。

只有一点,我感觉,当球快要传到我的手上的时候她比我还要紧张,但我后来又想她未必像我那么想。

Bayern[Bearbeiten]
Unendlicher Reim oder, solange man mag, mit variablem Inhalt
Ene mene mis-te
(es rappelt) (in der) Kis-te
ene mene mek
und du bist weg
Anfangen in Silbenform abzuzählen, nicht mehr als Reim
weg bist du noch lan-ge nicht
sag mir erst, wie alt du bist
Alter durchzählen (Alter in Silben, falls größer 12)
[Alter] ist kei-ne gro-ße Zahl
des-halb fängts von vor-ne an
Ene mene mis-te
(es rappelt) (in der) Kis-te
ene mene mek
und du bist weg
(Ende – es sei denn, man möchte weitermachen; so oft man mag oder bis jemand die Lust verliert)
Alternativ dazu:
Ene mene mis-te
es rappelt in der Kis-te
ene mene mek
und du bist weg
Weg bist du noch lan-ge nicht
sag mir erst, wie alt du bist
Alter durchzählen (Alter in Silben, falls größer 12)
[Alter] ist kei-ne gro-ße Zahl
nenn mir jetzt Dein Liebgemahl
[Name] der hat ins Bett geschissen
mitten aufs Paradekissen
Einer hats gesehn
und du musst gehn.

更多

http://www.babybauernhoefe.de/kinderreime.html

http://www.kidsweb.de/schule/abzaehlreime.html

http://jungschar.untermais.net/spiele/reime.htm

http://www.kindergeburtstag-spiele.de/reime/reime.htm

http://de.wikipedia.org/wiki/Abz%C3%A4hlreim

美好生活的最重要前提之一便是充裕的时间;图片:Inga Kerber

美好生活的最重要前提之一便是充裕的时间;图片:Inga Kerber

在慕尼黑社会学者克丽丝塔•穆勒(Christa Müller)看来,目前在德国一些大城市之所以存在一股在市区开垦菜地的热潮,主要原因在于,当今社会许多人都在寻找可以使自然重返城市的公共空间,来为紧张的城市生活减速。
在我们生活的社会中,各种职能分工明确,数字化程度逐渐加深,生活节奏不可避免地变得越来越快。可以说,用“加速社会”这个词来形容我们所处的时代,是再贴切不过了。社会学家哈特穆特•罗萨(Hartmut Rosa)认为,自由竞争社会的特点是“无止尽的上升理念”,这种理念不仅给生态、而且给社会生活及人们的心理都造成了负面影响。

时间永远不够用,只是其中的一个问题,而另一个可能更为深刻的问题则是,人们普遍缺少生活的幸福感。这其实是自相矛盾的,起初我们提倡不断地提高效率,正是因为相信达到了更高层次的生活,有了丰裕的经济来源,并且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被解放出来以后,我们就会更幸福。

把车库顶改造成生机盎然的乐园

城市园丁们将大片荒地、车库顶及其他许多无人照料的地方改造成了生机盎然的绿色家园;图片:Inga Kerber 然而,要实现“高质量的生活”,有一个举足轻重的前提条件,那便是时间,尤其是用来培养各种和谐关系的时间:例如和自己的关系,和他人的关系,以及和自然之间的关系。目前,有人在城市里掀起了一场全新的“菜地运动”,意在公开验证人如何能保持与世界的积极互动。他们将大片荒地、车库顶及其他许多无人照料的地方改造成了生机盎然的绿色家园。他们在众多社区居民的帮助下,在柏林滕伯尔霍夫机场旧址和科隆一家啤酒厂的旧址上,用货板、遮雨篷和塑料筐等,成功地建起了一座座流动的公共菜园。

他们在菜地里养鸡放蜂,播种收获,烹煮食物,收种育苗;他们用粘土堆砌灶头,用废铜烂铁拼成运货的自行车,把集装箱改造成工场和酒吧;他们还互相教授手工知识,体会人与自然、以及社会出身不同的人与人之间的和谐相处。

把时间留给自然界的生长过程

这种在大城市人为再造出来的小农经济形式,与城市的生活方式交杂在一起,使人们对生活有了另一种更为合理的认识。在公共菜地里,不妨花更多的时间观察自然界生物的生长过程,同时也是花更多的时间来丰富自己内心的感受。在菜园里劳作显然不是有效利用时间的方式(若论效率,不如去超市买全球化生产的廉价食品,享受外化带来的好处),它带给我们的是一种对“富裕”的全新理解。

在公共菜地,人们可以享受“慢生活”。在这里,种菜的人有机会回归自我,聚精会神地做自己的事;在这里,他将始终处在“当下”,而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。东方哲学认为,只有做到了全身心地融入当下,才能体会到满足、幸福,以及天人合一,而这些正是人们梦寐以求的。

种菜令人们掌握农业的时间规律

“集体”也是新的种地运动的一个重要元素;图片:Inga Kerber 对于许多生活在大城市的人而言,菜园子可以说是治愈精神涣散、现实感缺失、同时处理多个任务、同时使用多个电子设备、社会加速、时间压缩等等社会疾病的良方。在法国哲学家阿兰•艾伦伯格(Alain Ehrenberg)所言的“身心俱疲的自我”看来,菜园子是在现实中可以找到的最佳避难所。因为菜地不会要他们一再缩短时间,与之相反,却要求他们贡献出自己的时间,仔细观察和感受其他生物的生长过程。种菜可以使人们了解和掌握农业的各种时间规律,开拓他们的感知和眼界。在农业实践的影响下,有一些语言里,“时间”和“天气”是同一个词,例如西班牙语里的“tiempo”,以及法语里的“temps”。而现在这种在城市里的菜地上重现出来的农业,是周而复始的。每年这个周期都会从头来过,第一步便是耕地播种。在种菜的过程中,我们受到自然、气候条件、季节及日夜更替的摆布。这些时间维度对于已经高度虚拟化、以为可以同时掌控所有事情的个体而言,充满了新奇的诱惑力。因为这些时间维度的存在,让我们认识到,我们自己也是处在生命的周期节律当中,偶尔跟这样的现实妥协一下,也不失为一种明智的做法。

向往另一种城市生活

不过,目前开展的种菜活动,并不是鼓吹人们从安稳富足的城市回到一种田园牧歌的生活方式,而是想表达对另一种更为理想的城市生活的向往,即珍惜并合理利用土地,而不是不计后果地压榨和污染。

近代以来,西方人对世界的认识,首先就是将自然与文明彻底区分开来。而在如今大城市的那些菜地里,这样的对立已经不攻自破:人们在菜地里设置了巧妙的昆虫窝,悉心种植了花蜜植物,热烈讨论如何饲养不同种类的家禽家畜——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城市里。所有这些和平的实践,都是在努力将曾经被一分为二的概念重新聚拢到一起,这当中包括生产与消费、城市与农村、文明与自然等。

这些由现代工业文明衍生出来的主要的概念对立正在瓦解,对许多人来说或许是个福音。

图片
文章中所有照片由Inga Kerber拍摄,来自Andrea Baier、Christa Müller、Karin Werner创作的《普通人的城市——城市里新的自己动手的空间》(Stadt der Commonisten. Neue urbane Räume des Do it yourself),比勒费尔德,transcript出版社,2013年。

[参考文献]
Andrea Baier、Christa Müller、Karin Werner:《普通人的城市——城市里新的自己动手的空间》(Stadt der Commonisten. Neue urbane Räume des Do it yourself)。比勒费尔德,transcri 出版社,2013年。
Christa Müller编:《城市种菜运动——菜地重返城市》(Urban Gardening. Über die Rückkehr der Gärten in die Stadt)。慕尼黑,oekom出版社,2011年。
Hartmut Rosa:《加速与异化——后现代时间批判理论构想》(Beschleunigung und Entfremdung. Entwurf einer kritischen Theorie spätmoderner Zeitlichkeit)。柏林,Suhrkamp出版社,2013年。

克丽丝塔•穆勒(Christa Müller )
社会学者,慕尼黑“anstiftung & ertomis”基金会执行董事,主要从事可持续生活方式和新富裕模式的研究,并有相关著作出版。

原文德语,中文翻译:邹知

2013年11月

10月

24

德国儿歌

http://www.labbe.de/liederbaum/i